赵某和妻子田某在田丰家门前发生争执,赵某用尖刀刺田某腹部,田丰用铁锹连续击打赵某头部。赵某和妻子田某在田丰家门前发生争执,赵某用尖刀刺田某腹部,田丰用铁锹连续击打赵某头部。
徐水区检察院发布的《不起诉决定书》。徐水区检察院发布的《不起诉决定书》。

  “河北保定哥哥保护妹妹打死妹夫案”引起社会广泛关注,一审二审均被判故意杀人罪并被羁押856天的田丰,最终被认定属正当防卫,并于8月23日被无罪释放。

 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获悉,昨日,田丰在律师陪同下,已向保定市中级法院提交了拟申请国家赔偿77万元的书面材料。田丰重获自由已两个多月,他昨日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,过去的一切不愿意再去多想,毕竟此事已影响到家人及孩子。尽管他和妹妹现在关系还挺好,但如何面对妹妹的两个孩子?他不愿去想。

  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 梅建明 郭一鹏 受访者供图

  打死妹夫,入狱

  妹妹遭丈夫尖刀捅腹

  哥哥铁锹击打致妹夫死亡

  今年45岁的田丰,案发前在保定市徐水区安肃镇做生意,日子过得还不错。没想到,妹妹家庭内部的琐事纠纷,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……

  2017年4月19日深夜11时许,同样居住在保定市徐水区的赵某,在电话中因为家庭琐事跟妻子田某发生争执,驾车来到保定市徐水区郝王庄村田丰家寻找妻子田某。

  紫牛新闻记者独家获得了该案监控的全程视频,发现事发当晚11时40分许,赵某驾驶一辆商务车至田丰家门口,田某开门出来,哥哥田丰随之出门。在夫妻争吵中,田丰打开一个大铁门,从里面拿出一把铁锹,与赵某也发生争执,田某在中间隔开两人。在赵某追赶田丰,而田丰退让之际,赵某突然掏出身上的一把刀,捅向挡在田丰前面正与其争执的妻子田某。情急之下,田丰举起铁锹不断击打赵某头部,赵某则抱着田某不断躲避,其中还有一锹打中了田某面部。

  紫牛新闻记者看到,在田丰用铁锹击打赵某头部至第17下时,铁锹头脱落。田丰持锹柄继续击打,至第22下时,赵某抱着妻子一同倒地。此时,田丰试图拉开被抱着的妹妹,但未拉动。此后,田丰持铁锹的木柄,或是戳或是击打了50余下,趁机将尖刀夺下扔掉,但仍未将赵某和妹妹田某分开。此时,焦急的田丰可能觉得木柄不顶用,试图寻找其它器具,未果,又拿起木柄对着赵某下身击打了12下,疑似木棍被打断,于是赶紧四处寻找其它武器。

  此时,赵某在地上挣扎,但仍和田某纠缠在一起,并仰起上半身。而田丰急促地寻找了两圈,再次找到一把铁锹。与此同时,田某已脱离了赵某的控制,半跪着爬行了约一米后,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,手捂腹部慢慢向前走,显得异常痛苦,而赵某则坐在地上。这个过程,记者看到,前后持续约5分钟。

  而在公安机关的调查中称,在田丰击打期间,“赵某始终持刀未松手”。在田丰拿着铁锹第二次走向赵某时,被妹妹和母亲拦住。随后,田丰开车将妹妹送往医院救治。

  2017年4月20日,田丰电话报警,“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。”

  2017年5月1日,在事发12天后,赵某经抢救无效死亡。经鉴定,赵某符合特重度颅脑损伤继发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;田某损伤属重伤二级。

  刀被夺后还击打施暴者下半身

  律师称不足以致命

  紫牛新闻记者仔细查看监控视频发现,疑似中途田丰将赵某捅杀妹妹的尖刀夺走扔掉后,又对其进行了击打。

  不过,视频后半段中的田丰,持锹柄多次击打赵某躯干下部,主要集中在双肢部位,多达十数下,此后并没有再打击赵某的头部。而后,赵某由原先与妻子一起的抱躺状态,变为自己坐了起来。

  “如此时刀被夺走,施暴人的危险应该说已解除,田丰应停止攻击。而从视频来看,田丰确实继续对施暴人进行了击打,但这种击打尚不足以致命。”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。且后来施暴人还半坐起来,不能排除后续的危险行为。那如此推断,田丰的连续击打仍然可归纳为正当防卫。

  “这也是田丰及其家人不认可防卫过当的判决,后续坚持上诉和申诉的原因所在。”律师称。

  据介绍,田丰报警后,于2017年4月20日被当地警方收押。其间,田丰家属赔偿赵某家属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被抚养人生活费和精神损失费共计30万元,并获得了赵某家属的谅解。

  正当防卫,出狱

  法院两审判定防卫过当

  刑期由6年改为3年

  保定市徐水区公安局侦查终结后,以田丰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6月23日向徐水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。紫牛新闻记者查询发现,2018年7月23日,保定市徐水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认为田丰在制止他人进行不法侵害时,使用暴力连续击打他人要害部位,明显超过必要限度,造成他人死亡的重大损害后果,其行为侵犯了他人的生命权利,“属于防卫过当”,已构成故意杀人罪。

  而在一审的判决书中,有如此表述:“在刀被夺下之后,危险情形已经消失,不法侵害已经停止时,仍然暴力打击被害人的上体和下肢,从被告人的行为看,其对自己行为的判断失去了理性,对可能致被害人死亡的行为后果持放任态度……应属于防卫过当的故意杀人行为。”为此,徐水区法院以故意杀人罪,判处田丰有期徒刑6年。然而,田丰及其家人和律师不服,认为在当时情势下,伤害仍在进行中,而田丰为保护妹妹,就是彻底停止伤害,这一过程应当属于无限防卫权,于是提起上诉。

  当年12月3日,保定市中级法院作出二审判决,依旧认定田丰属于防卫过当,犯故意杀人罪,但将其刑期改判为有期徒刑3年。12月14日,仍然不服的田丰妻子向保定中级法院递交了刑事申诉材料。

  “于欢案、宝马男案”成借鉴

  田丰行为被判定正当防卫

  2019年5月,保定市中级法院作出再审决定。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得知,田丰及其辩护律师仍一致认为,田丰当时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。而从《再审决定书》可见,公诉人的意见也认为,案发前田丰无犯罪动机,在被害人捅刺妹妹田某后,连续击打被害人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。

  记者从保定市徐水区检察院今年8月22日发布的一份《不起诉理由说明书》上看到,“经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后认为:控辩双方均对田丰构成犯罪持否定意见,检察机关对田丰的犯罪指控已不存在,故一、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、适用法律错误,裁定撤销……判决,发回徐水区法院重新审判。”

  其中,紫牛新闻记者发现该说明书中称“在市院意见明晰的情况之下,结合现阶段‘于欢案、宝马男案、涞源反杀案’等案例所呈现的司法理念,本案已无继续指控的必要,故经本院检委会研究决定,撤回起诉”。

  就在同一天,徐水区法院作出刑事裁定,准许徐水区检察院撤诉。次日,徐水区检察院发布的《不起诉决定书》称,“本院认为,被不起诉人田丰为使家人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暴力侵害,对携凶器伤人的赵某采取制止暴力侵害的防卫行为,符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十条第三款之规定,属于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。”对田丰作出不起诉决定。

  至此,司法部门已认定田丰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。8月23日晚,田丰从河北省冀中监狱被释放,回到了家中。

  最新进展

  当事人提起77万元国家赔偿

  已经提交法院并已被受理

  昨日,紫牛新闻记者拨通了田丰的电话,他表示不方便接电话,和他在一起的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靳辉律师(现代理律师)受委托接受了采访。靳辉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他们当天已将国家赔偿申请交给了保定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,且已受理了,金额是77万元。据靳辉律师介绍,田丰目前的状态还好,因为他一直有一个信念,当时是为了救妹妹,不是故意犯罪,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公道。

  靳辉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尽管如此,这件事带给田丰的影响还是很大的,一方面是以前的生意伙伴很多都断联了,另一方面和女儿生疏了,毕竟两年多没有陪伴孩子。“不过,田丰的妹妹还是能够理解哥哥的,因为哥哥不是故意想去打死谁,当时只是为了制服妹夫去抢救妹妹。”靳辉律师表示,正是这份理解,现在田丰和妹妹的关系还是正常的。

  对于这件案子,从事发到现在,有什么想说的呢?田丰沉默了一会儿,通过代理律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自己不愿再谈这件事,毕竟都是亲人,妹妹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,此事已影响到家人及孩子,现在正好有事,不想再多说。